蜗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惊悚故事之我好冷[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0:35 阅读: 来源:蜗轮厂家

我做了个梦,一直听见死去的女儿在叫唤。

“妈妈,妈妈……”

我蓦地抬起头,原来自己正在一处昏暗的地道里,周围都是粗糙的石头,地道深不见底,仿佛一条通向地狱的阶梯。

“妈妈,妈妈……”

女儿的声音又来了,是在地道的深处传来的,我点亮了灯笼,大声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馨儿,你在哪里?”

“馨儿,听见的话能回答我吗?”

耳边回荡着我的叫声,同时还有女儿的回应。她仿佛也听见了我的呼喊,叫得更加惨烈了,隐约间,我还听见一阵尖锐的声音,就像指甲在黑板上挠动一样。

“馨儿!”

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悲凉,几乎是往地道的深处赶过去。

笃……笃……笃……

周围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我跑了很远,不知道跑了多久。只觉得女儿声音越来越大,她就在附近了。

我举起了灯笼,在不远处终于看见了女儿。

她浑身湿透了,脸庞苍白而浮肿,正跪在我的面前,用指甲在墙上使劲抓挠。

“馨儿!”

我扑了上去,但没想到她的面前却横亘着一道墙,模模糊糊的,就像一面冰封的镜子。虽然女儿就在我的面前,但却仿佛隔着天涯海角。

我们的手同时处在镜子上,我听见女儿的悲鸣,还有那阵锥心刺骨的救命声。

“妈,救我,我好冷。”

“馨儿,难道……你还没死吗?”我惊诧地问道。

“妈,我还没死,这里真的很冷,你快点过来救我。”

“好,馨儿你别走,我马上过来!”

我伸手触摸了一下镜子,估摸着应该不算很厚,如果一拳打下去的话,也许可以打破,不过我的手可能会鲜血淋漓,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救女儿,我决定豁出去了。

我攥紧拳头打在玻璃上,但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情景,拳头仿佛打在一潭清水上,洞穿而过,女儿的身体也被穿过了。

“馨儿,怎么会这样?”

“妈,救我!”

我不停地在询问,但她还是同样的一句话,她伸出双手,拼命地想要抓住我,但每次都是擦肩而过。

忽然,她站的地方出现了蛛网状的裂缝,只是片刻,裂缝开始不断扩大,女儿径直摔了下去。

“不要!”我也伸出手想要救她,但却无济于事,她的身体在眼前急速地坠落。

“妈,记得救我,我真的很冷……”

“很冷……”

“不……”

我终于从梦里醒了过来,一抹额头,全是冰凉的冷汗。

正午的阳光从窗边透进来,但我却仿佛处在冰寒地狱。

自从女儿过世之后,我一直都在做这种奇怪的梦。我不知世上有没有所谓的报梦之说,但我有感觉,她一定处在十分难受的地方。

看着桌上女儿的照片,我也感到一阵悲伤。

其实她死于肺栓塞,是在手术途中突发的,在出事之后,医生已经跟我解释过了,她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根本不适合做这种手术,但她还是坚持了,只是因为想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一点。

要是我一大早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让她去尝试,可惜,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点。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在发生之后,我也曾怀疑过这是否属于医疗事故,但在医生信誓旦旦的说辞下,我终究还是妥协了,我操劳一生,但却没有多少文化,对于这种技术性的问题,根本难以判断真伪。

我开始越发愧恨自己,在女儿手术的时候,早应该陪在她身边,要是我那天没有上班的话,或许一切就好多了。

“可怜的馨儿……”

梦里的求救声还历历在目,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馨儿那张惨白的脸,还有痛不欲生的神情。

梦太真实了,无论我多少次去说服自己,但结果还是没用。

“妈,救救我,我好冷……”

我打了个哆嗦,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也许馨儿真的没死,也许她是通过梦境向我求救呢?

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我无法正常的呼吸,那是一种感同身受的体会,我仿佛也坠入冰窖。

没错,就是那种冰凉的感觉。

“馨儿,我马上过来救你!”

我匆忙地穿上衣服,夺门而出。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医院。

不顾医生和护士的阻拦,我坚决要进去太平间。

“让我再看一眼,馨儿还活着,她肯定是活着的!”

我试图推开那些医护人员,但很快却围了更多人上前。

“女士,你先冷静点,那是是不能随便进去的。”一位护士尝试向我解释,但我早已听不进去了。推搡之间,她摔倒在地上,惨叫声引来了附近路过的医生。

“发生什么事了?”他走了过来,示意护士放开我。

“这位是昨天意外过世的馨儿的监护人,她说梦见女儿还没死,所以要求进去太平间查看。”护士解释道。

“可是,我们已经确认了死亡诊断书,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我打断了她的话,“馨儿一定还没死,我不可能错的,你们快点让我进去!”

说完,我又想挤过他们进去。

医生想了一会,终究是点了点头:“既然是监护人的意愿,那我们应该尽量满足吧。”

“不是的,我们只是担心她情绪太激动,会做出什么事来……”

“没事的,那你们和她一起进去吧。”

“是。”在医生的吩咐下,护士终于打开了太平间的大门,伴随着沉重的拉动声,我迫不及待地冲进去。

里面冷得}人,流动的空气就像千年寒冰似的,深深地覆盖在我身上。

女儿,难怪你会说冷。不过你不用怕,妈马上就来救你了!

我顾不上等他们,直接冲到了女儿的冷柜前。

“阿姨,你等一下,让我们来开吧。”

刚才那个护士走了上来,拿钥匙打开了柜子上的锁,然后抽了出来。

“馨儿……”

我终于看到了女儿的尸体,她全身冰冷,脸部浮肿,跟梦境里一模一样。柜子上贴着她死亡的原因。

尽管我使劲地在安慰着自己,但事实还是发生了。

梦境只是梦境,女儿还是死了,她根本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我颓然地倾倒在地,之前构建起来的所有希望和信心,都在这时彻底崩溃。

“馨儿!”

泪水夺眶而出,我重重地拍打在柜子上,护士将我扶起来,随手关上柜门。

就在这一瞬间,我眼前仿佛又出现了梦里的情景。

吱吱……吱吱……

女儿正在昏暗的地道蹲着,她伸出手,拼命地在墙上抓挠。

“妈,救我……”

“救我!”

馨儿求饶声就像当头一棒,我猛然醒了过来,拦住了关门的护士。

“先别关门!”

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我指着冷柜的尽头:“你看,那里面不是写着什么?”

护士打开了手电筒,咦地叫了一声。

“让我进去看看。”

我推开门,走到了柜子的里面,原来尽头的地方全是用指甲刻出来的印痕。

我捂住了嘴巴,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女儿生前痛苦的感觉。

因为那上面正写着几个字:换人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医院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