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块轮胎橡胶与一桩命案《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47:49 阅读: 来源:蜗轮厂家

□ 宋胜利  案发午夜  2月22日零时41分,任丘市公安交警大队值班室内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午夜的宁静,值班民警立即机灵起来,本能地抓起话筒。报案人说,在任丘城东乡间公路议苟路陈村路段,有一辆小轿车侧翻在路边的电线杆旁,驾驶人生死未卜。  现场一片狼藉,小轿车已严重损坏,轿车的灯罩、保险杠、挡风玻璃碎片等散落了一地。  受害人是个男性,从其随身携带的证件得知,此人王某,现年21岁,系本市议论堡乡东庄店村人,在送往医院途中停止了心跳。  橡胶“告状”  没有目击者,乡间公路又没有监控设施,是与其他车辆相撞还是轿车自己撞到电杆后翻车?  民警再次对现场进行复核,经过仔细勘查,除了轿车的散落物之外,在轿车15米开外的路边发现了一块长约5厘米、宽约3厘米的汽车轮胎胶皮,从弧度和厚度可以断定,这应该是重型货车轮胎上的一块橡胶,伤痕断裂面应该是超强的撞击而形成。民警立即联想到,这应该是一辆重型货车与小轿车的亡命之吻。  拉网排查  思路确定之后,民警便兵分两路开始调看监控录像,一路去市局指挥中心调看大屏幕,一路调看事发地上行、下行路口路段及路边私企的监控录像。  很快,肇事货车被初步锁定。因为此时段车辆稀少,事发时间上下半小时之内,在此经过的重型货车仅此一辆,系平头半挂车,拉的好像是带钢,但因在夜幕之下,车牌号无法辨认。  第二天,民警又分头前往任丘境内106国道和381省道,围绕这一时间段的所有监控进行拉网式排查。令人惊喜的是,“猎物”几次出现,最终在距市区20公里外的鄚州“进京车辆检查站”的监控录像里拉出了特写镜头,车牌号为“鲁×××××”,时间显示为2月22日零时。从时间上分析,半个小时赶到出事地点步步合辙,丝丝入扣。  回到交警大队调取该车档案,此车为山东省巨野县某小区某汽车运输队所有。本案的侦破终于找到了突破口,迎来了新的转机。  原形毕露  2月24日,民警直抵山东省巨野县某小区,但当地群众告知,这个运输队早在去年就已经解散了或是搬走了,反正早已人去地空。向当地派出所求助,派出所也没有掌握其任何信息。下午,民警又走访了当地许多群众,究竟是解体了还是转移了,如果是转移,它的新址在哪里?受访群众无一知晓。  晚间,在巨野县某旅馆,民警打开笔记本电脑,想查找关于这个车队的信息,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一条该县高明(化名)为控告该车队寻求法律援助的消息。于是拨通了高明的手机,民警说他也是一名受害者,也正想起诉该车队,只是不知道这个车队迁到了何处。高明一听,如同遇到了知音,便告诉民警这个车队现在的具体位置。  2月25日,民警按照高明的提示很快找到了这个车队的负责人,他说,车队车辆并非车队所有,均是个体车主在此挂靠,驾驶人多是车主或车主自行雇用,而这辆肇事车的主人系河北省霸州市人。  事不迟疑。民警当天下午便直取霸州,但车主说,他雇用的司机郝某已开车去了任丘送货。  当日晚8时,民警终于在任丘市辛中驿镇见到了那辆货车和驾驶人郝某。  经查,该车左外侧轮胎有明显更换过的痕迹。经询问,郝某承认三天前半夜时分曾在任丘市议苟路通过,并在张各庄村边某个体厂家卸下带钢又返回霸州,但一再推说不知途中出了事。为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郝某连同货车一并被请到了任丘市公安交警大队。  连夜突审无果,在证据不足的前提下,货车暂被扣留,郝某暂回霸州,但必须随时听候传唤。  铁证如山  2月26日,交警再次返回霸州,在郝某提供的更换轮胎的某汽车修理厂起获了该车换下的内口有明显撞击凹陷的轮胎钢圈,以及脱落了一块边缘橡胶的轮胎。  3月2日,钢圈、轮胎和现场丢落的那块橡胶及轿车散落物被送往沧州市司法鉴定中心做权威检测。  3月4日,检测结果传来,脱落橡胶块与车胎凹痕均属撞击所至,撞击部位与轿车伤痕及散落物也完全吻合。  3月8日上午,民警向郝某发出传唤, 面对铁证,郝某承认了自己肇事逃逸的事实,并愿意承担由此而产生的全部责任。当日下午,郝某被刑事拘留。

工服厂家

北京工服订制厂家

北京工服定做厂家

北京高端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