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陈年重回初心已是过客的凡客还有救吗

发布时间:2021-01-08 09:34:31 阅读: 来源:蜗轮厂家

陈年最近一次写东西是为了凡客新品的发布会,两万多字的稿子他写了整整一个月。

在北京798 D-PARK艺术中心这场名为“一件衬衫”的新品发布会后,蛰伏一年的陈年仿佛又回到了“世界中心”,在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前,他如释重负,“开完这个会,生活就轻松了。”

陈年

雷军的名字被清晰地印在陈年演讲的PPT中,他要做一件雷军满意的白衬衫。台下坐满了早已离职的凡客旧部,他们都是来为老东家、前老板捧场的。

如同雷军分解小米手机,陈年称手中拿的是一件“能跑分的衬衫”。他口中充斥着“氢键”、“羟基”、“聚烯氢薄膜嵌条”、“阿克苏长绒棉”等生僻词汇。这确实唬住了原本“只是给陈老板面子”的供应商和投资人,他们原本打算就听15分钟,然后出去喝茶。“后来他们都没走,他们坐的地方我看得很清楚。”陈年告诉记者。

在凡客淡出人们视线的这一年多时间里,陈年的生活变得健康且规律,他每天都在跑步机上坚持10公里,“还得出差,还得跑步,都写成神经病了。”这两件事一个耗费体力,另一个耗费精力,“一天集中精力写作的时间就是4到6个小时,这个期间最多就是三千字,如果要较真的话,能写一千字就不错了。因为需要很大的情绪积累才能写得出来,到了后面的时候,有几天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自从2006年创办我有网失败避世、写出自传体小说《归去来》后,陈年已经有多年没有动笔。

写作需要情绪积累,而跑步则需要身体重置。“我的人生已经变了,现在如果有三天不跑步,我就崩溃,睡不好觉,不能吃饭,骂大家。你的身体其实跟着你的10公里在休息,在吃饭,在工作。如果你不跑的话,你等于重置了你的身体,你所有的机能需要重新再来一遍。这个没有办法,要么你重新来一遍,要么你就这辈子必须跑下去。”每天10公里,一开始是为了测试自家的帆布鞋,以最极端的方式看磨不磨脚。

去年,陈年基本上每天都穿着他推崇的NewBalance鞋。一次在上海出差,天下起雨来,他站在木桥上,连摔了几个跟头。“他们都笑话我,在这之前我天天夸New Balance的鞋好,那天我摔了好几跟头。”这件事让陈年犯了轴劲,“NewBalance已经做成这样,滑的问题还没解决。所以东西都是靠测试出来的,我天天在水泥地上,在地毯上穿肯定没问题,但是那天我在那真摔了。”

凡客49块钱的帆布鞋,陈年穿着跑了5公里就开始磨脚,血流如注,全都沾在鞋上了。他把产品经理找来,说要改进。

帆布鞋团队的负责人骂他说,你一个岁数那么大的人,又不是帆布鞋主力,你还天天用它跑步。

“那也不行,一个东西做便宜太容易了。而且你的广告说不磨脚,怎么好意思?”陈年发脾气。

陈年陶醉在自己构筑的“大公司”之中。那一年,在接受某记者采访时,陈年说,“我希望凡客将来有1万名员工,山呼海啸,1万人就是去看一下也很高兴。” 事实上,全盛时期的凡客在编人员达到了1.3万人。他的助理告诉记者,他最爱看的是人物传记。这种英雄领袖式的情结,对于陈年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时任凡客政府关系事务总监的刘亿林回忆说,“每天前来面试和入职的人都有几百个。”当时他所在的部门有10个人的编制,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在一个互联网公司,政府关系都有这么多的人。”迅速的膨胀也导致了人心的失衡,凡客的员工上班时坐在楼下咖啡厅闲聊,而中层领导却在抱怨人手不够。

“当你规模大的时候,风险也就一样大。因为你有这么大的广告投入,所以就有足够的流量,有了足够流量以后,你就有很高的销售额。所以一度就把你弄迷糊了,你以为是因为自己的产品做得足够好,但其实不是。”凡客副总裁钟恺欣当时隐隐感到危机的苗头,“我们每一年的销售额都是前一年的5倍,所以那一年我们也提出了要比去年翻5倍的目标,但到了年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发现那个目标是不切实际的。”

跑步的过程中,他用平均400公里看完一部美剧。“我刚看完《国土安全》,主角没被杀之前那一幕我哭了,因为我看到这里突然明白这是一部大戏,前面所有铺垫都为了那个时候,所有的情感都要推到那一刻,才能达到高潮。所以说不管干情报也好,干间谍也好,这个事就是把自己人生给毁掉了。”记者反问,创业不也是一样吗?陈年回答说,所有的道理都一样,不是被毁掉,而是要坚守。

即使磨破了脚,他也表示自己不会停下来:“我就想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

在凡客亦庄园区主楼三层的最里,陈年的办公室里有一半被书架占据着。上面摆满了世界文学名著、哲学与历史书籍,茨威格与海明威的全集被交错叠在一起。在某种程度上,阅读还维持着他作为一个读书人和作家的身份,这是一种本能。

他的助理将网购新到的图书送进办公室,桌子上放不下,就全堆在地上。“这本还是算了。”他把助理刚放在桌上的周鸿祎送来的新书《我的互联网方法论》拣出来,丢在一旁,压在下面的一本是北岛的《城门开》。

文人从商,似乎格格不入。上一页1234下一页

南京做无痛人流费用

上海治疗青春痘多少钱

治疗男科的医院

常州第一人民医院地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