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县城缘何多了教育小移民

发布时间:2020-07-13 18:33:09 阅读: 来源:蜗轮厂家

两个同样12岁的孩子,一个告诉记者,自己的同学越来越多,班里已经有80人了;而另一个却说,班里的同学越来越少,只剩下十八九个了。

前一个孩子家在县城,后一个孩子家在农村。

而且这已经发展成一个普遍现象:很多农村的家长,想尽各种办法,要把孩子送到县城的学校读书。

或者交钱住到“小饭桌”,或者借住在亲戚家,或者租套房子,或者买套房子……不管有无家人陪读,众多的孩子正从农村进入县城读书,成为教育“小移民”。

为什么会有众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面对这样的现象,教育公平又该如何实现?带着这样的问题,本报记者日前走进顺平县。

“小饭桌”扎堆校园旁,三室两厅住进30个孩子

“奶奶,这周我们不回去看您了,车费太贵,下周再回去!”6月6日,顺平县李家庄村村民刘艳英接到了小孙子文文的电话。

从今年2月16日起,文文和大他一岁的姐姐由妈妈带着,到县城去读小学了。因为往返一趟路费要60元,文文每三周才能回家和爷爷奶奶团聚一次。

文文的爸爸去吉林打工了,妈妈在县城一家服装厂找了份临时性工作,更主要的精力是照顾姐弟俩的生活。他们在县城的“家”,是两间不到60平方米的平房,年租金4500元。

像文文这样,在顺平县还有很多离开了农村进入县城就读的孩子。他们只能每周末,或者每隔几周,才能回去见一下亲人。

6月6日傍晚放学时,记者在顺平县实验学校小学部门口随机问了11名小学生,每个人都告诉记者,班里有农村转来的同学,数量从五六个到十几个不等。

位于县城东部的顺平县实验学校小学部是该县办学条件和教学设施最好的小学,家长们习惯称之为实验小学。它和位于县城西部的逸夫小学,成为进城小学生的主要目的地。

顺平县没有寄宿制小学,为了让孩子能到县城读书,家长们采取了各种办法。有的在县城买了房子,有的租房子,有的借住在亲戚家,还有的把孩子托付给“小饭桌”。

“小饭桌”,在顺平县是一种为中小学生提供吃饭、住宿、学习辅导,甚至代替家长签字的特殊营业机构。在实验小学的门口,上百米的路段上,几乎每一根电线杆上都挂着几家“小饭桌”的广告牌。

以广告牌上的名字来区分,记者发现这样的机构有16家之多。然而当记者以家长名义找到一家“小饭桌”时,经营者却介绍:“我们这好多家都不挂牌,靠家长间相互介绍,生源就足够了。”

随后记者走进了一套三室两厅的住宅,进门后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十几张课桌,客厅里还摆着七八张双层床。三个房间都没有门,挂着半截的布帘,厨房里的锅灶很大。该处经营者告诉记者,共有30多名男女生在这里常住,另有20多人只在这儿吃午饭。

这处“小饭桌”位于与实验小学一墙之隔的玫瑰园小区。实际上,在实验小学周边,已经形成了“小饭桌”经营群落,玫瑰园小区之外,东方新城、国税局宿舍也都聚集了一些。

甚至在该小学东北约300米远的一家洗浴中心的旁边,三间临街的门脸,也被开设成了一处“小饭桌”。6月8日晚,透过窗子,记者看到,中间的屋内,几名孩子正趴着写作业。东西两侧的房间内则各摆放了9张双层床,仅留出一条狭小的过道。

一所小学7年走了9位老师,代课教师影响家长选择

为什么非让孩子进县城去读书呢?家长们的考虑各种各样,其中最集中的声音指向农村的师资。

“我给你道个歉,这道题我也不会。”当一名四年级女生请教问题时,代课的老师给出了这样的答案。6月8日,女生的家长向记者转述这一情节时说:“要不是看在她是本村人,乡里乡亲的话,我一定去找校长说说理,这样的老师怎么能教好学生?”

“村里都是代课老师,孩子上课睡觉,家长去找老师,结果老师说,大人困了还难受呢,小孩子睡就睡呗!”家住河口乡齐各庄村的高女士,最终只能选择带孩子离开。

记者接触到的每一位家长,几乎都认为目前农村学校里的师资力量难以帮助他们实现让孩子成才的希望。家住神南乡神北村的刘女士表示:“谁不盼望着自家孩子能考出去呀,考不出去就只能回家干农活了,但是没有好老师打不好底儿怎么能考上大学?”

类似这样,很多家长提到农村学校教师的水平时,抱有忧虑的话语多得挡都挡不住。只是一问具体老师的名字,他们却又吞吞吐吐了。他们中很多人选择“用脚投票”,把孩子送进县城,送进教学质量和教学设施更好的学校。

在很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今天,农村学校的师资还是那么差吗?代课教师还真在农村存在吗?记者走访了距离县城30多公里的神北小学。

神北小学的所在地,山清水秀,风光秀美,素有“小江南”之称。风景吸引来了许多外地游客,却留不住老师。在过去7年里,学校有8位老教师退休,4位老师调往县城及周边。2009年至2011年补充来的3批11名特岗教师,也有5人走了。

该校校长冉永强告诉记者,校长的职责就是要组织好教学,但每到开学的日子,他都会犯愁。因为缺老师,有时候不得不推迟两周才能给学生开课。实在开不了课,就只好从村里找文化水平高的人来代课。

周围五六个村的近400名学生在神北小学就读,冉永强认为学校的硬件是“杠杠的”,所差的就是师资。因为缺老师,神北小学的音体美以及微机课程都没有专门开设。新分配来的一名音乐专业本科毕业生也只能改教语文和数学。

据了解,顺平县曾出台政策鼓励教师下乡,时间为3年,条件是晋升一级职称,涨400元到500元工资。结果响应者都选择了距县城一公里外的神南中学,神北小学依然无人问津。

“我也想走呢,想让女儿去县城读书!”冉永强说,自己的女儿正上一年级。他认为,其他老师选择向县城或县城周边调动是人之常情。县城除了有着医疗、交通等农村没法比的公共服务外,很多老师也是为了孩子上学才向县城调动的。

城市小学越来越“胖”,课间操校园内见缝插针

为了让孩子进县城读书,顺平县的农村家长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现在供一个小学生的花费,赶上供一个大学生了!”神北村刘大姐的女儿在省会一所大学就读,每年学费4700元;儿子在县城读小学,每月要交给“小饭桌”450元。

而高大姐为了孩子上学,则花12万元在县城买了套房子。她庆幸自己早在2008年孩子刚上幼儿园时就举债买了房,不然现在买一套同样大小的房子得花近30万元。

“下学期,我们小区这些‘小饭桌’商量着每月要涨50元。”一位经营者告诉记者,因为小区物业收取的费用高,普通家庭每吨水只花2.5元,“小饭桌”要交5元,所以只能涨价。这家“小饭桌”聘请了3个工作人员,一个接送孩子,一个辅导作业,还有一个专门做饭。

记者了解到,围绕进城小学生当地已形成一条产业链:有负责学生吃住的,有专门开车接送的,还有人将农村来的孩子聚在一起收费补课的,而据家长指认,这些经营者中不乏教育系统人士,甚至个别学校的领导。

县城和农村的学校因为生源的变化都在经历烦恼。县城小学的烦恼是学生太多,而农村小学的烦恼是孩子越来越少。

2013年秋季开学,逸夫小学一栋新的三层教学楼投入使用了。但这样仍旧容纳不下该校所有的学生,一二年级的学生仍要安排到原来的校区上课。

一位该校的老师回忆,学校最初只是一所村办小学,七八个老师,200多名学生;而今,教师达到100人,学生已经达到了1000多人。另一位老师介绍,自己所带的班级,一年级时有70人,二年级时增加到80多人,无奈之下便在三年级的时候进行了分班,剩下60多人,结果寒暑假又转来了一些学生,又增加到了80多人……

同样的情况也在实验小学出现,熟悉学校情况的一位人士介绍:“2009年全校才有31个教学班,现在光一年级就有8个班,而每个班都有七八十名学生!”

因为学生太多,逸夫小学的课间操有点见缝插针的感觉。操场只能容下五六年级的学生,四年级的学生放到两栋教学楼之间,而三年级的学生则安排在南侧教学楼和校门之间的空地上。

而在实验小学,一位三年级的孩子告诉记者,课间只允许上厕所,然后必须在教室里待着,不能到教室外玩耍,有班长专门看着。因为老师害怕孩子们跑起来发生冲撞,引发事故。“学生的作业太多,中午也留,还要家长签名。”一位家长认为,这也许是因为老师管不过来,让家长帮着管。

6月8日傍晚,在安静了两天之后,玫瑰园小区又开始热闹起来了,叽叽喳喳的都是孩子。与那些父母在身边的孩子不一样,他们常常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出入,一些女生还相互拉着手,显得怯生生的。(记者 董立龙)

商丘西装制作

贵阳定做职业装

滁州订做工服

相关阅读